南方都市报专访:“解密东莞首家网络公关公司”
摘自:http://epaper.nddaily.com/I/html/2009-05/07/content_783485.htm
 
其实网络公关业务早就有了,不过以前是地下做。
 
  随着网络的影响越来越大,企业或个人难免会受到一些抨击或者诽谤,就一定会有网络公关的需求,因此以后做网络公关的公司会更多。
 
  ———东莞首家开展网络公关业务的公司负责人孙明明
 
  金融海啸余威尚存,但网上一种新生意却看起来“钱程似锦”———网络负面新闻公关(简称网络公关)。记者获悉,今年年初,东莞一家网络公司首次开办了这项新业务,单项收费从1000元到15万元不等,该公司负责人孙明明称“网民对这项业务并不反感”,目前该公司已承接了三个来自门诊的网络公关业务。据记者了解,目前经营网络公关业务的公司以北京居多,南方省份基本没有,在东莞更是一件新鲜事。
 
  从“三鹿公关信”中发现商机
 
  从2004年至今,孙明明一直担任东莞一便民公益类网站的站长。2008年下半年,他自己开了一家公司,专门从事网络广告、网站建设等业务,并因此与众多个人网站的站长们建立了联系。
 
  随着“三鹿公关信”等一些删帖牟利事件相继被曝光,孙明明察觉到了商机,“官方媒体都报道了,网民对这项业务也没以前那么反感了。”今年年初,孙明明正式推出了网络公关业务。
 
  网络公关以前叫“网络维持”
 
  “其实网络公关业务早就有了,不过以前是地下做。客户问起才会说。”孙明明说,在2008年,一篇某某门诊医疗事故的负面新闻被转载到孙明明的网站社区论坛里,该门诊负责人为此找到孙明明要求删除,在签合同时,这笔费用称做“网络维持费”。
 
  收款后,孙明明通过搜索,发现负面信息不仅在自己的网站上被转载了,还被散播到本地的一些小网站上。因为熟悉同一圈子的人,孙明明打了几个电话给个人站长在后台操作一下,负面信息就这样在网上被公关掉了。
 
  该门诊为了感谢孙明明,还在他的网站上投了广告。今年,他们继续跟孙明明签了一年的合同,让其帮忙长期删除在东莞区域内的负面新闻,一年付费3万元。“当然,这3万只包含东莞小型的网站监控。如果涉及大型网站或者省外媒体,公关费用另计。因为得找人介绍认识,辗转进行应酬。”
 
  网络公关公司会越来越多
 
  据了解,孙明明的网络公关业务虽然刚推出不久,但业务进展相当顺利,又有三家医疗门诊要求帮忙删除负面新闻总计13条。“由于医疗这行业的特殊性,负面特别多。一方面容易发生一些同行竞争,同行间伪造医疗事故发布网上进行攻击,这是一种假的误导。另一方面如果真有其事,当事者可以通过投诉卫生局,让政府做出惩罚。因此对于‘骂帖’一概采取删除方式。”孙明明表示。
 
  但是,政府部门通报、批评的负面新闻,还有官方媒体报道过的新闻,孙明明称不敢删。“另外如果网友的投诉是有根有据,删除了网友不会答应。”
 
  目前,孙明明准备将“网络负面新闻公关”印制在新的名片上,他对这项新业务持乐观态度,“随着网络的影响越来越大,企业或个人难免会受到一些抨击或者诽谤,就一定会有网络公关的需求,因此以后做网络公关的公司会更多。”
 
  网络公关手法揭秘
 
  招呼法
 
  如果是涉及到东莞网站的,一般删除这些帖子,只要打个招呼给站长即可搞定。
 
  覆盖法
 
  而对于无法通过打招呼搞定的,一般采用对客户网站优化,让正面新闻排名靠前,让负面新闻慢慢进入后面页面,也就是所谓的压制。而如何让正面新闻排名靠前也很讲技巧,可以在网上搜正面宣传内容,或让企业自己写几篇文章,利用网络技术大量传播,把负面信息覆盖掉。总之,负面新闻排得越后越好。
 
  黑客法
 
  采取黑客技术攻击让不肯删帖的整个网站不能访问。孙明明曾有这样的经历:有一次,一被曝光是骗子的数码公司找了他,要求删一个负面报道。因为这数码公司骗了很多钱,孙明明没删。但第二天,服务器被人攻击,停掉了2个小时,因担心影响业务,无奈删掉了负面报道后,恢复正常。
 
  采写:本报记者 邱韵菁
 
 
 
 
【旗峰与众不同】凭借对设计的热爱和执着,互联网营销趋势的敏锐洞察和深刻理解,与众多同行不同的是,旗峰更注重与客户互促共生,价值同在。
本圈子所有内容若需转载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