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时报:你我的网购,离不开这群“网络建筑工”
东莞时报  204年3月31日专访
http://news.timedg.com/2014-03/31/14545262.shtml


“网络建筑工人”:孙明明(左三)、廖艺军(左四 )、胡晓云(右三)、程海(右二)和朋友们的合影。东莞时报记者 陈栋摄
 
东莞时间网讯 近几年,“电商”已演变为一个十分热门的词汇和时髦的话题,但除了一些众所周知的电商大亨和耳熟能详的模式外,恐怕很少有人了解其中的第三方服务公司具体做些什么,这个圈子里的人又是怎样的生存状态。本期的朋友圈,记者将带你走进这个行业从业人员的世界。
 
第三方服务公司是做什么的?
 
  帮助实体公司搭建网络平台
 
在互联网买东西如今已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对于一家普通的企业来说,如何在网上搭建平台,吸引消费者前去购买,还是一件难事。
 
还好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一种叫第三方服务公司的企业,他们会帮助企业搭建好的电商平台,而这个圈子里的人可以说是勤劳的“网络建筑工人”。
 
孙明明现在是一家网络公司的老板,目前主营第三方服务,他打了个比喻来解释第三方服务公司到底做什么,“就好比盖高楼,投资方不太可能会养着一支庞大的建筑队伍,这样成本也非常大,所以建筑工程本身就会交给施工单位来做,而我们就是这样的公司,工程完工后交给对方,由对方自己负责后续的修补和维护工作。”
 
但是同是提供第三方服务,各公司定位也会存在差异,孙明明的好朋友廖艺军的公司就是主要面向传统的中小企业,帮助他们转型升级,为这类用户提供营销方面的指导和服务。孙明明的公司主要针对大客户,重在平台的创立,技术要求非常高。
 
如何进入这个圈子?
 
  网管、商人都有可能
 
既然第三方服务公司是帮助实体公司实现网络卖东西的,那么这里的工作人员多少都与网络脱不了关系。
 
孙明明就是个典型个案,他起初因为家庭贫困,高中没有毕业就辍学了,为了生活,离开老家河南,来到东莞打工,从一名普通的网管开始做起,直到如今成为了一家网络公司的老板。孙明明曾调侃,他的一位亲戚,大学计算机专业,最后改了行,而他,因为喜欢电脑,钟情网络,终于将兴趣发展成为了事业,而且,在他的身边,已云集了一帮像他一样,对未来怀揣梦想,并希望在这个行业里大显身手的年轻人。
 
廖艺军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他也是一名80后,比孙明明年长4岁,但身形瘦削,戴着一副眼镜,头发稀疏,看起来有点斯文,和孙明明的开朗爱笑形成一种强烈对比。
 
廖艺军之前在网上卖过好长一段时间的珍珠棉,因为老婆是公司采购的缘故,所以只要做一个比较简单的网页之后,他就可以很轻松地在客户和厂家间赚取差价,但随着互联网的风靡和竞价观念的普及,他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大家只要通过网络一对比,价格就透明,你很难再去赚这种钱”廖艺军说,这种现状一度令他非常无奈,长期的熬夜和焦虑之下,头发也开始窸窸窣窣地掉个不停,当年一头浓密黑发的帅小伙似乎变了个人。
 
后来,随着经验的累积和摸索,廖艺军发现,他虽然不能赚取差价了,但东莞这么多中小企业,肯定有不少会有电商化的发展需求,因为有了以前较为雄厚的经验积累,他觉得完全可以据此帮助打开营销之路,从中赚取服务费。这个行业不但新潮,而且商机并不比单纯的赚取差价要少。就这样,廖艺军和自己网上结识的妻子开始了第二次创业之旅。
 
当然有老板,也有技术宅,程海就是一个擅长做技术活的90后。擅长设计的胡晓云则是美术专业出身,在网络公司担任美术总监一职。
 
总之,爱网络,爱技术,爱设计都可能进入电商第三方服务公司。
 
圈子里的人怎么样?
 
  很多人在愁对象
 
和很多互联网企业一样,电商的第三方服务公司多是新兴企业,不少员工都是80后、90后,因此工作氛围很不错,“大家平常没有上下级之分,互相之间会开玩笑”,孙明明这样说。
 
平常工作中大家也会说一些只有自己人才能听得懂的话语,“比如我们管域名叫‘玉米’,有时一些同行会说,‘哇,你买了个好米啊’,不懂的人还真以为是买粮食呢。” 
 
至于圈子里的人,他们与大家想象中的互联网从业者差距并不大,孙明明说,“蓬头垢面,穿着T恤加发旧的牛仔裤,以及一双破烂的运动鞋,最关键一点——熊猫眼,因为经常加班到很晚,所以精神不是很好。”
 
由于工作需要大量时间耗在网上,这个圈子里的大龄男女青年十分惆怅找对象的问题。孙明明说,“除了工作,这个圈子里的人没有多少交集,大家大多各自回家,各干各的事。我有时会出去会会朋友,有时也会运动一下。”对于没有成家的人来说,“各回各家”不是那么好的事情,刚刚24岁的程海说,“我们这个圈子,每天都在网上,认识的女生非常有限,所以婚姻是个不小的问题”。这段时间在朋友和同事的介绍下,他也相了几次亲,但基本都是吃了一顿饭就没了下文。他认为其中的原因在于,他们这类人,虽然长于技术活,但实在不善言辞,“经常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就会非常紧张,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女生也不会有什么好印象。见报后,会有女生找我吗?”
 
34岁的胡晓云也面临解决终身大事的问题,设计需要色彩斑斓,生活却单调无比,每天8点左右起床,故意走上几站,权当锻炼一番,然后坐公交去公司上班,之后下班,日复一日。
 
员工忧心终身大事,老板更关心网络公司的未来,孙明明说,“东莞的网络公司,基本都是两年死一批,因为作坊比较多,不少甚至是夫妻档,缺乏持续盈利的能力,归根结底,还是技术不到位。大多数第三方服务公司没有大数据处理的经验,没有帮助企业从零到第三方支付的一整套电子商务完善的解决方案,所以生存就会很难。”不过,孙明明对自己的团队和技术优势非常有信心,他甚至憧憬着,“将来自己也投资一栋‘楼房’试试。”记者 沈十全
【旗峰与众不同】凭借对设计的热爱和执着,互联网营销趋势的敏锐洞察和深刻理解,与众多同行不同的是,旗峰更注重与客户互促共生,价值同在。
本圈子所有内容若需转载请联系我们。